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中华船山网-船山文化传习总会官方网-ZHCHSH.NET

当前位置: 主页 > 师友 >

船山好友:王祚隆

时间:2016-05-20 17:09来源:衡阳县王船山研究室 作者:衡阳县王船山研究室 点击:
曾任岳麓书院山长七年,任期7年,名噪江南湖北巡抚高士俊见之,深加赞誉,叹为屈、宋种子于今不绝,入都后,又寄书勉其以千秋第一人自待,

    王祚隆(1625~1695)字卜子,号一峰,清湖南常宁县南市塘王家(今常宁市三角塘镇市塘村)人。顺治廪生。才思敏捷。以不合于时,避居武昌。顺治十四年(1657),长沙偏沅巡抚袁廓宇奇其才,聘任岳麓书院山长,任期7年,名噪江南,时贤多与结交。湖北巡抚高士俊见之,深加赞誉,叹为屈、宋种子于今不绝,入都后,又寄书勉其以千秋第一人自待,然竟坎坷不遇以终。著有《岳麓诗草》、《半山吟》、《长沙吟》、《易经解》、《学庸解》、《尘余集》等书传世。

      附录:《新华每日电讯》2016年1月22日图文


     
  
        “避秦”岂是船山志

  井泉
  
  王船山像
  
  学界普遍认为,王船山是中国古代唯一因隐居被埋没的圣贤。这个观点是可取的。但还有一种推测性的异见则不可取:认为船山在当时学术成就不高,因此不被注意。笔者认为即使从与船山同时代湖南大学者的推戴中,亦可以想见其人之风貌。现略取史料,以辟谬存真。
  
  王祚隆(1625~1695),字卜子,号一峰,湖南常宁三角塘镇人。顺治廪生。才思敏捷。以不合于时,避居武昌。顺治十四年(1657),长沙偏沅巡抚袁廓宇奇其才,聘任岳麓书院山长,任期7年,名噪江南,时贤多与结交。湖北巡抚高士俊见之,深加赞誉,叹为屈、宋种子于今不绝,入都后,又寄书勉其“以千秋第一人自待”。有《岳麓诗草》、《易经解》、《学庸解》、《尘余集》等书数十部传世,其中《易经解》作于船山在常宁讲授《周易》期间及稍后,学界疑其内容有与船山砥砺而成之部分。
  
  船山隐居常宁西庄源期间,王祚隆衣锦还乡,得闻船山大名,微服前往拜访,把臂言欢,一见如故,即兴之下一首清绝之作横空而出,这就是《酬王姜斋先生》,今天见于常宁县志中诸多与船山相关诗文中,格外抢眼,捧读之下,令人不忍释卷:
  
  美人坐清湘,闲吟复长啸。
  
  十旬五得饥,体癯容愈少。
  
  冠盖时叩门,千金不一笑。
  
  道逢衣褐游,风雨怜同调。
  
  因之得素心,白日能相照。
  
  途长时亦难,出处各自劭。
  
  这首诗主要描写的是船山当时的生活状况。起笔即毫不掩饰自己的景仰之情,借来屈原笔下自称的“美人”称誉船山,其意不言而喻:晓汲清湘燃楚竹之“美人”,古有屈原,中有陆游,其时有王姜斋王夫之。“美人”者,高尚士也。
  
  “闲吟复长啸”一句,很容易让人想起阮籍与王维那样的竹林隐士。然而“闲吟复长啸”分明不是船山志之所在,因此,他眼中的世界从来都不是一个纯粹简单的隐士的世界。“风狂雨妒。便万点落英,几湾流水,不是避秦路。”(船山:《潇湘小八景词其三·寄调摸鱼儿》)湘江中流的东洲桃浪将他的心灵牵往很远很远的地方。避秦不是他的本意,驱逐暴秦一样的“清寇”才是他的毕生志向。江水犹热,此心依然,可惜时不待我,诗人一颗春心只能随落花流水而去。尽管过着有上餐没下顿的日子,尽管衣带渐宽面容渐癯,因为胸怀一颗天地之心,船山人愈穷志愈坚,乾元之气丝毫不减。因此,尽管有达官贵人如湖南巡抚郑端、衡州知府崔鸣鷟、常宁知县张芳等接踵叩门,馈以千金相请,船山竟然礼貌性的一笑也不肯施舍!
  
  王祚隆之所以成功得见船山,想必一则借助常宁那些师从船山门下的读书人之故,再则,尽管“出处”不同,出任过岳麓书院山长的王祚隆,游走在官场的边缘,毕竟与船山系“同调”之人,故相处时能“素心相照”,别后亦能遥相劝勉。
  
  对当朝官员,船山就决绝多了:即便郑巡抚以诚心“渔艇野服游于岳麓山下”相邀,张知县以卑辞“先生大名飞播江南、某龌龊湖湘且十年”求教,船山均或托病坚辞或置之不理。后来船山依依不舍离开常宁,想必是因为自己的名望惊动了地方官。郑端、张芳均为当朝进士,因此我们大可以理解他们不顾忌船山是朝廷通缉犯,仍旧心仪并期待与之交往的情结。
  
  无独有偶。王祚隆之后,湖南又有一位姓王的岳麓书院山长,因为学成之时,王船山已经作古,于是只好私淑船山,他就是王文清,宁乡人,船山学派罕有的几个传人,也是重量级的船山后学之一。雍正二年进士,官至兵州府教授。其手定《岳麓书院学规》延续至今。《长沙府志》称“文章德行,望重乡国者,咸为足下首屈一指。”学术界称其“独治朴学,淹贯群籍,卓然一代鸿儒”。
  
  兴亡多事天难定,去住皆愁梦未真。
  
  宝剑孤鸣惊背饵,画图遥惜老麒麟。
  
  饶吹落日暄丹嶂,西望湘烟泪眼新。
  
  如其诗境,于无可如何之中,船山孑然一身,走进了旷古荒凉的石船山谷地,筑乡村书院湘西草堂,以此为文化图存的最后绝地,壁立万仞,止争一线,修炼成南国儒林第一人,峭拔成中华古代文化最后的高峰。
  
  (作者系湖南船山学社常务理事、船山文化研究会会长,衡阳县王船山研究室主任)

(责任编辑:相天)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