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中华船山网-船山文化传习总会官方网-ZHCHSH.NET

当前位置: 主页 > 征文 >

【彭玉麟诞辰】井泉:彭玉麟的“三要”

时间:2017-01-05 16:55来源:船山网原创 作者:井泉 点击:
几年来,不断翻检岳麓书社的三大本《彭玉麟集》,再读与张恨水齐名的晚清小说家徐哲身《晚清三杰》,三读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重点出版物《彭玉麟传》,彭玉麟渐渐在大脑中形象并鲜活起来,摆脱了昔日那位为民间伸冤、万民
     几年来,不断翻检岳麓书社的三大本《彭玉麟集》,再读与张恨水齐名的晚清小说家徐哲身《晚清三杰》,三读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重点出版物《彭玉麟传》,彭玉麟渐渐在大脑中形象并鲜活起来,摆脱了昔日那位为民间伸冤、万民爱戴的彭大人的神秘,以及本土官方语言中位高权重、正气凛然的官员的单调。
  一提起彭玉麟,人们都要津津乐道他的“三不要”: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命。其实,不要,传递的对拜金主义、官本位、苟且偷生说不的勇气,并不能容纳更多的内容。引起我的更多思索的彭玉麟是他的“三要”:要爱国,要重教,要公义。
                                                 爱国
  爱国是不分阶级阶层、政党政权的。在中国古代,主权国家形态很模糊,且往往处于分分合合的动态发展之中。士大夫眼里,往往只有天下,不论国家。彭玉麟所处的时代,乃鸦片战争之后,中国国家形态正在因为西方列强的侵入而强化。所以彭玉麟的爱国更多的超越古代士大夫的境界。彭玉麟出身官宦世家、书香门第。他以身许国,最初的榜样便是其父彭鸣九。彭鸣九最初考取的是清《四库全书》实录馆供事,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文官。然而,《四库全书》中收录有本县大儒王夫之、王介之的书,并有对其穷不变节事迹的褒扬,这对于彭鸣久父子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由此和后来的仕途辙迹可知,彭鸣九谨守家风、廉洁奉公。彭鸣九花甲之年告老还乡,却因为乡里豪强霸占其田产、告状无门,而在气病交加中含恨离世。然而,其一世清名感动了封疆大吏、一代卓越功臣的李鸿章胞兄李翰章,其亲笔为彭鸣九撰写发悼文中有“推为皖中循吏之最”的赞辞。其次是石鼓书院的读书生涯。石鼓书院乃中国四大书院之一。这里,古有“七贤”:韩愈、周敦颐、李宽、李士真、朱熹、张栻、黄干祠。自晚明以来,则走出过伍定相、王朝聘、王廷聘、王夫之、王介之、邹统鲁、夏汝弼、管嗣裘、曾国藩这样的爱国学者、豪杰。彭玉麟以贫寒之士考入石鼓书院,学习非常勤奋,尽管在丧父之年被迫辍学,但湖湘文化的爱国情操已在他身上打下深深的烙印。1852年,彭玉麟由同为衡阳县人的湖北巡抚常大淳之次子常豫举荐,入曾国藩所办的团练陆营。彭玉麟答应曾国藩出山做官,其抱定的初心就是爱国二字。这无论从他当初与曾国藩“功成身退”的约定,还是从后来的奏折中都不难看出:“臣本寒儒,佣书养母,丁母忧(母亲逝世),闻粤逆之乱,激于义愤,慷慨论兵,曾国藩谬采虚誉,强令入营,臣勉应其招,墨绖(守丧期间)从戎,初次谒见,即自誓不求保举,不受官职。”其应招出山,是爱国;其辞官不受,也是爱国。“人之才力,用久则竭;若不善藏其短,必至转失所长。”这便是他一生数十次辞官的理由,赤胆忠心,可鉴天日。在上述辞官奏折的最后,彭玉麟的最后一句是这样:“报国之日正长,断不敢永图安逸也。”诚如斯言,彭玉麟最后辞去的官职是兵部尚书,时年六十八岁。兵部尚书相等于现在的国防部长,官阶是一品。但就在这一年,中法关系紧张,战争一触即发。朝廷命彭玉麟以钦差大臣筹防广东。彭玉麟奉召即行,由衡阳骑快马进入广州。这就是张之洞说的“加官不拜,久骑湖上之驴;奉诏即行,誓翦海中之鳄”。可以说,中国士大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精神,聚焦在彭玉麟身上,从而让其形象风骨如鹤立鸡群一般突出。1885年3月,被彭玉麟任用的老将冯子材取得镇南关大捷,但清廷在主和派首领李鸿章的极力劝说下决定议和,息事宁人赔偿法军,中法战争中方不败而败、法国不胜而胜。得知消息后,彭玉麟一连写了四首《感事》诗:
        其一
  日南荒徼阵云开,喜有将军破敌来。
  正荡妖氛摧败叶,已寒敌胆夺屯梅。
  岩廊忽用和戎策,绝域旋教罢战回。
  不许黄龙成痛饮,古今一辙使人哀!
  其二
  撤尽熊罢关外军,藩封拱手让夷獯。
  日边浊雾凭谁拨,海上愁丝为底棼。
  政府苦心应有在,廷臣清议竟无闻。
  中华大地供蚕食,还策澶渊一役勋。
  其三
  数凭天定理难伸,九仞功亏咎在人。
  一旦撤兵真可惜,千秋遗恨更难泯。
  不诛憨直君恩厚,普示怀柔帝德纯。
  华夏自行宽大政,四夷犬性几曾驯。
  其四
  扰扰干戈数载中,乾坤不信太蒙戎。
  将军报国头甘断,壮士从军胆亦雄。
  聚铁九州成大错,靡金万亿付虚空。
  一腔热血倾冰海,从此归家只务农。
    “其一”,将主和派头子李鸿章骂作秦桧;“其二”更是将当朝统治者斥为自扫国威的宋真宗。“其四”则愤然明志:解甲归田。四首诗有理有利有节,虽“无补时艰”,爱国大义却兀自彪炳千古。除了以诗明志,彭玉麟还上奏清廷《力阻和议片》,并于是年冬,为郑观应《盛世危言》作序,表明对时局的深切忧虑。
    中法战争前夕,彭玉麟六辞兵部尚书,那时因为自己年迈让贤,而今长江巡阅使这样的表面自由其实险阻备尝的官职,他也几欲因为悲愤而离职。民间流传彭玉麟六次辞官,非也,仅为六辞兵部尚书。此前,他三辞安徽巡抚、两辞八省漕运总督,急辞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力辞兵部侍郎,看起来其官位越辞越高,其实正体现了清廷对其大公无私之心的认可。“愿以寒士始,愿以寒士终”,彭玉麟终生辞官,最后却死在万里长江巡阅使这一得罪人的苦差上。可以说,彭玉麟不仅是中国政坛上最廉洁的官员,还是辞官保节的最牛之人。
  
                                                 重教
    尽管由于太平天国运动,彭玉麟失去进一步通过读书考取功名的机会。但从其大量家书可知,彭玉麟一生手不释卷。也许,正因为青少年求学志趣之浓烈与坎坷命运的作弄,促成了彭玉麟一生解不开的教育情结。早在他为曾国藩招募、训练水师时,彭玉麟即曾拿出自己苦心经营募集的军饷的三分之一——白银十万两,资助广本县办教育。这种冒军事失利之风险,搭车为国谋长远之计,是连曾国藩自己也鞭长莫及、爱莫能助的功业。而彭玉麟眼光的过人之处也就在这里。他在同治七年给皇帝的奏折中写道:“天下之乱,不徒在盗贼之未平,而在士大夫之进无礼、退无义,伏惟皇上中兴大业,正宜扶树名教,整肃纪纲,振起人心。”
    捐建船山书院,这是彭玉麟一生最值得骄傲的事业。在彭玉麟本人的奏折和书信也可以知道,他把教育视为救国救民于水火的最后一步棋。早在他“誓翦海中之鳄”,为中法战争督办广东防务时,因为不能抽身,他就写信给自己最好的僚友郭嵩焘,拜请其在衡阳筹建船山书院,以船山精神和学术哺育湖湘人才。其信中有如下感人肺腑的句子:“承询船山书院一节。此乃吾衡应办之事,都人士未能早办,已属梓里寡色。……若不兴此书院,无言以对先贤船山先生,且无以对朱、陶二学使,故勉力倡修,择东洲飞浪胜绩之处河地。……此事置诸高阁,实吾衡士林不幸,亦弟之不幸矣。今一茎老骨,远戌海滨,军务已成持久之局。一丝残喘,草露秋霜,未见能生还湘衡,维持此书院规模。……惟期马智泉监工结实,为此船山书院作万世不朽之基,幸甚幸甚!云谷大公祖若慨允,妥定此书院善后良模,使吾衡士林后之学者理学昌明,人才蔚起,则造福无量、颂德无量。”
    他给慈禧太后和光绪帝的奏折更见赤诚老臣心:“ 臣与夫子生同里闬,亲读其书,私淑其人,敢不勉竭绵薄,力任重建书院之举。......当此海氛不靖异教庞杂补救之术,惟在扶植人才,出膺艰钜,而人才贤否,端赖学校之陶成。臣以诸生遭际圣明,忝窃蹁分,无济时限,所望二三豪杰,景仰乡贤,乘时奋勉,养其正气,储学通才,是臣区区之私心所窃愿者。”彭玉麟本人为船山书院所撰对联,从另一个角度见出其为往圣继绝学的良苦用心:“一瓢草堂遥,愿诸君景仰先贤,对门外岳峻湘清,想见高深气象;三篙桃浪暖,就此地宏开讲舍,看眼前鸢飞鱼跃,无非活泼天机。”他从王夫之那里继承了浩然正气、勇赴时艰的浓厚的爱国主义思想品质,并希望通过船山书院这一平台代代传承。   
                                                 公义
     公义,大公至义。这在彭玉麟中年督率水师作战和晚年巡阅长江、肃清腐败的两段时期最能见出。
     石钟山战役。彭玉麟单身徒步七百里,从衡阳后方穿越敌占区赶赴战场。到达时,只因说了一句“今日,我死日也。义不令将士独死,亦不令怯者独生矣。”军心立即大振。说话间,他率先站立到帅船的船头,就再没人敢当逃兵了。太平军发炮如冰雹,而湘军水勇则如彭玉麟所令:“出其矫捷之身手,与敏锐之眼光,能躲就躲,躲不了杀身成仁。”就这样,水师鄱阳湖湖口大捷,再加上李续宾的陆军大力配合,曾国藩湘军反败为胜。
    万里巡江的重要性与必要性,在今天看来或许几乎可以归零。然而,最近,民国画家所画的彭玉麟万里巡江图惊现香港,这反映了当时社会对彭玉麟历史政绩的认可。更重要的意义其实不在政治,而在功德层面,在其对人心风俗的正向推进。彭玉麟万里巡江,肃清长江两岸吏治,换了任何一任官员都不行。这在当时,是震动全国的事情,因为当时的清政府的腐败,已经病入膏肓。可以说,如果多一些彭玉麟这样的刚直官员,朝廷也许还能苟延更长。事实上,在彭玉麟病逝后,不仅其他各地,就是长江两岸,腐败之风也卷土重来,越来越烈。
       公义的另一面即毫无私心。 例如创建船山书院,彭玉麟一次性捐出慈禧太后打发他的退休俸银12000元,并在事后上奏条陈:“船山书院延师奖士动用经费,由衡永郴桂士绅捐集,书院则由臣买地改建,业已告成,未支公款,应请恩免造册报部,合并声明,伏乞。”又,彭玉麟晚年在湘江东岸建“退省庵”(与船山书院隔江相对),乃1869年春巡江还衡阳时,“以渣江旧居久荒圮,于府城东岸作草楼三重自居”,号“退省庵”,此前其客居杭州西湖亦筑有“退省庵”,“皆自建,不烦公费”。筑“退省庵”主要目的是为母丧后补守制三年居住,后来巡江每年在此居住了一段时日。 比起曾国藩、曾国荃兄弟除了在大城市有住所外,另建规模庞大的乡间侯府群(由“白玉堂”、“黄金堂”、“万年堂”、“大夫第”、“富厚堂”“有恒堂”等组成),谁是真正的船山传人,不言而喻。1890年3月,彭玉麟如老农一般卒于衡阳草楼退省庵,时年七十五岁。时任翰林院检讨、后被彭玉麟聘为船山书院山长的王闿运有挽联,以“梅花价血战功,实事求是论其人品与功过:“诗酒自名家,更勋业烂然,长增画苑梅花价;楼船欲横海,恨英雄老矣,忍说江南血战功”。最不可忽视的是彭生前的“对头”李鸿章的客观评价:“不荣官府,不乐室家,百战功高,此身终以江湖老;无忝史书,无惭庙食,千秋名在,余事犹能诗画传。”彭玉麟的“不”与“要”尽在其中。
 
                                        溯源
  王船山是一位最能“说不”的铁骨大儒。不仅在其皇皇巨著中,每一页都可见对私天下的专制说不的思想。在践行上,显而易见其与隔代传人彭玉麟如出一辙的“三不”与“三要”:当内有鱼龙血战,外有清兵入侵,他也曾豁出性命以身许国,如独闯虎穴、自残救父,如书生起兵、以卵击石;当知复国之事不可为,他坚拒出仕,拒南明朝廷,拒农民军、拒吴三桂、拒清廷,“活埋”拯道,文化救国;在生计极为艰难之时,他接二连三拒绝接济,“冠盖时叩门,千金不一笑。”拒常宁县令、拒衡州知府、拒湖南总督……一拒就是四十余年。可以说,彭玉麟是最有资格被称为船山传人的文武双全的一代豪杰。彭玉麟的“三不要”并非横空出世,玉麟风骨最重要的源头,就是被称为湖湘文化精神源头的王船山。
 

(责任编辑:相天)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9)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